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中国社科院李扬:当前不存在债务危机

    在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和央广经济之声”联合主办的“大国大时代——中国经济报告会”上,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主任、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中国目前不存在债务危机问题,债务水平可控。

    在其看来,从2007年开始这一轮金融危机本质上是债务危机,在发达经济体内部,无论是它的企业、居民还是政府,以至于它整个主权,它的债务率的上升以及杠杆率上升都构成了危机的必要条件。

    他认为,借债一定会有它的投资的目的,也就是说债务或多或少都会形成资产,所以,研究债务的一个完整的理论框架应当是在资产负债表的架构下来展开。中国目前不存在债务危机问题,债务水平可控。

    日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公布了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及杠杆调整与风险管理的报告。2007年到2013年,中国的国家负债率由41.8%提高到49%,上升了7.2个百分点,年均提高7.2个百分点,在世界上比较起来,中国是比较快的。其中2009年、2012年和2013年这三年上升较为明显,分别上升2个点、3.2个点和1.5个百分点。

    在谈及面对中国全社会杠杆率不断的提升,李扬表示总体而言有对策和分母对策两类。其中,分子对策主要有以下三种。首先是还钱,特别是卖资产去还钱,这是正道。“中国各级政府有足够的资产去弥补它的负债,即便是地方政府,研究显示,国地方政府债务最宽的口径30万亿,但是中国地方政府的资产一百零几万亿,地方政府如果想很彻底的整理它的资产负债表的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是我们的信心所在。”他透露,其中问题在于,如果说是用卖资产的方式还负债,对整个经济产生的是一个紧缩性作用,它会导致资产负债表衰退,必须小心。

    其次是债务减计做帐,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例如在2008年危机的时候减计,本质上是赖帐,因此可行性是否有,同时也是有一定怀疑的。“即便可行,资产价值损失以及对其他市场的溢出作用会打压市场信心,都可以减计都减计,不算帐,那不行。”他称。

    最後是政府或央行承接债务,等价债务进行承接。尽管此方法是、能够解决问题的,但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如果政府承担,政府就要用今後的税收弥补,如果银行承担,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就会拉长,会扩大。最终它还必须收缩回来,所以现在拉长解决了问题,今後收税又会给经济带来紧缩性的影响,也就是把问题向後拖了点而已,也没有根本解决。

    至于,分母对策可以通过结构性改革,通过稳增长把GDP保持在相当稳定的,而且不算低的水平上,才会逐渐稀释掉那些分子,这是治本之道。“我们看危机之後,所有国家都走上了结构改革之路。像近期的希腊债务危机,在经历了大范围的迂回之後,最终也不得不走回以改革换救助之路。”他认为,近期市场上还有学术界,流传着用杠杆转移的方式来解决中国杠杆率过高的问题,比如把股市搞上去,然後就可以解决企业杠杆率太高的问题,然後把这样一部分杠杆转移到居民手里。 “现在我们说,2015年6月到7月发生的股市剧烈波动,可以说为此种思路给出负面评价,不能指望这样,不能指望吹泡泡的方式去杠杆。”李扬称。

点击进入报名页面>>

校友录

  • 副总中国人保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 总经理太平洋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
  • 董事长澳洲建龙控股有限公司
  • 副总经理上海欧华医疗投资机构
  • 院长北京市地热研究院
  • 总裁内蒙古科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 副董事长东鲲(北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 董事长新疆中企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董事长北京市北装建筑装饰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 院长中国创意研究院
  • 行长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支行
  • 董事长上海成也软件有限公司
  • 总经理乌鲁木齐高新技术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 总经理中集信源投资公司、中集信达工程公司
  • 董事长绿动(中国)低碳环保产业园有限公司
  • 总经理上海福银投资有限公司
  • 副总裁上海帝联信息科技股份公司
  • 总经理中关村海外科技园有限责任公司
  • 董事长华清安居控股有限公司
  • 总经理德国沙尔夫集团 中国公司
  • 董事长深圳市福尔科技有限公司
  • 董事长晋商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

学院介绍

学校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成立于1978年,是经邓小平、叶剑英亲自批准设立的直属于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最高学术机构和综合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生培养基地,也是我....[详细]

校训:

COPYRIGHT © 2014 www.gscassr.cn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在职课程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448 京ICP备13032266号-2